当前位置:雾雨>玄幻魔法>虫族之我来自远方> 210. 揍他 让我们于世界尽头相逢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10. 揍他 让我们于世界尽头相逢(1 / 2)

没有人会怀疑林空在说假话, 就连赫勒弥斯也不能。

赫勒弥斯一言不发盯着林空,心想这只猎物为什么要怕自己疼他们明明毫无关系不是吗但赫勒弥斯思考半天也没想出个结果,直到后半夜林空已经困得趴在旁边睡着了,他也没理出个头绪来。

这只猎物的身躯实在滚烫, 心跳声震耳欲聋。假如以心跳声计数, 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第二天的凌晨。

赫勒弥斯指尖轻动, 然后在黑暗中缓缓扼住了林空的咽喉, 说是扼也不恰当, 他只是虚虚地覆着, 半点力道未施,对方甚至都没惊醒。

要杀了对方吗

赫勒弥斯有些不确定。

他只知道这只猎物是特殊且鲜活的, 假如杀了,密林里大概再也找不出第二只来,死气沉沉的尸体亦是相当无趣。

赫勒弥斯的生命太过乏善可陈, 以至于好不容易出现一点热闹,他竟有些不想松手。

不知过了多久,野兽终于收回利爪,像是放弃了什么。只有外间的溪流声潺潺作响,淋漓不尽,仿佛要一直流淌到世界尽头。

算了,先留他活几天。

赫勒弥斯心想, 到时候猎物如果不够,再杀林空也不迟。

翌日清早,当林空从石床上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不见了赫勒弥斯的踪影。他不知想起什么,惊慌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诧异发现自己脑袋还好好的在上面。

林空只感觉一阵后怕, 他昨天睡着的时候都忘了今天是自己的死期,万一睡觉的时候被嘎了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不过那个大变态居然没暗下杀手

林空不免感到了几分稀奇,他穿好衣服从石床上起身,然后走出了洞外,四处寻找着赫勒弥斯的踪迹

“赫勒弥斯”

“你在吗赫勒弥斯”

林空现在没什么想逃跑的心思了,他自己也知道,一个人在密林里肯定活不下来。就在他四处寻找着赫勒弥斯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从脑海中响了起来

你是谁找赫勒弥斯做什么

林空闻声下意识看去,却见一抹黑色的身影从树梢飞了下来,落在草地上发出一声轻响。来者穿着一身和赫勒弥斯类似的教廷长袍,金发蓝眼,漂亮得不似真人。

林空见状吃惊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那天也有一个穿黑色神袍的红发男人忽然出现在密林里,和赫勒弥斯打得死去活来,自己也差点被误伤。林空还以为又来了一个“敌人”,内心不由得警觉起来。

我叫雪珀。

雪珀抬手摘下黑色的帽兜,露出一头金灿灿的长发,他蔚蓝色的眼睛好奇打量着林空,忽然凑上来闻了闻他的脖颈,略显饥饿地舔了舔唇瓣你好香呀,赫勒弥斯居然在这里藏了一只猎物,他怎么没有杀你

林空脖子上的血痂还没掉,雪珀冷不丁凑上来的时候,他后背直冒寒气,下意识贴紧了石壁“你到底是谁赫勒弥斯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是他留记号叫我过来的。

如果说赫勒弥斯是冰霜雪冷的俊美,雪珀则更像一个漂亮的王子。他一步步靠近林空,不知想起什么,眼睛忽然亮了一瞬难道你是他送给我的猎物

林空“”

不是吧,手头上的那个大变态还没攻略,现在又来一个

林空瞥了眼雪珀,试探性出声问道“赫勒弥斯有这么大方吗”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林空总觉得赫勒弥斯独占欲爆表,这么心狠手辣的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猎物拱手相让呢

雪珀闻言一噎,也觉得自己这个猜测太过离谱,他歪了歪头,皱眉问道“那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在赫勒弥斯的洞穴里”

林空有些结巴“我是我是他的”

雪珀他的什么

林空脑筋一转,终于想到了答案“我是他的手下。”

他语罢似乎是觉得这两个字分量太轻,又刻意强调道“很重要的那种手下。”

雪珀狐疑问道你确定

林空点头“当然,我骗你干嘛。”

雪珀出乎意料的好骗,他闻言不知从哪里抽出一套崭新的神袍,直接扔到了林空怀里正好,这套衣服你帮我交给赫勒弥斯吧。

林空下意识抬手接住“你过来就是为了给赫勒弥斯送衣服的啊”

雪珀原本都准备走了,闻言脚步一顿,又回头看向了林空那当然,我今天早上为了赶去神殿帮他拿衣服,连头发都没梳,我还要去抓月光虫呢。

林空还是第一次听见神殿这个词,闻言不禁心头一跳“神殿是什么还有月光虫,你抓这个有什么用”

雪珀闻言伸了个懒腰,后背忽然徐徐展开了一双半透明的翅翼,在和暖的阳光下泛着流光溢彩的色泽,差点闪瞎林空的眼睛,他炫耀似的扑棱了一下翅膀神殿就是神殿,月光虫就是月光虫,吃了月光虫,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