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雾雨>玄幻魔法>虫族之我来自远方> 218. 再碎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18. 再碎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1 / 3)

这个变故实在有些出乎赫勒弥斯的意料, 虽然他一开始对金蛋的态度相当敷衍,甚至说过如果死了就吃掉这种话, 但埋在地底私藏这个举动还是说明他有私心

利用也好, 研究也好,总之绝不是被他一脚踩碎这个下场。

尤其林空还在旁边伸长了脖子看热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赫勒弥斯面无表情收回脚, 手腕一翻, 那颗金蛋就从土里被他隔空摄到了掌心,只见顶端已经被踩塌了一小半,隐约还能看见附着在蛋壳上的那层白色薄膜。

林空觉得这颗蛋八成是无了, 在地球上鸡蛋破成这种程度都是直接炒番茄的, 凑上来好奇问道“怎么办”

赫勒弥斯眼风如刀,他怎么知道怎么办他又没孵过蛋

赫勒弥斯直接把蛋丢到了林空怀里,拂袖离开山洞, 甩下了一句压着怒火的话随你

林空抬手接住蛋, 嘀嘀咕咕道“你冲我发什么脾气, 蛋又不是我踩碎的,我早就说过了, 不能埋地底下”

赫勒弥斯猛地回头看向他, 林空立刻切换脸色, 笑眯眯露出了一个无害的表情“你早去早回,别洗太久, 月亮马上就出来了。”

赫勒弥斯的作息还挺规律, 找这种虫当对象也不错,起码晚上从来不担心他出去乱搞。

林空把怀里的蛋搁在地上,第一反应是丢掉算了,如果是个鸟蛋还能吃, 不过虫蛋他真心下不了嘴,可盯着面前金灿灿的蛋壳,他又犹豫了起来。

嘶,看着好像还挺值钱的

林空不太确定赫勒弥斯说随他处置是不是气话,所以没敢动手。赫勒弥斯从溪边回来就见林空蹲在地上研究那颗蛋,时不时伸手戳一下,然后又触电般飞快收回。

赫勒弥斯走过去,皱眉踢了踢那颗蛋,似乎想一脚踩碎,林空见状连忙拦住“哎,你先别踩,万一这颗蛋孵出来了呢”

赫勒弥斯冷冷否认不可能,这颗蛋没有虫王的喂养绝对出不来。

林空“为什么”

赫勒弥斯敛眸喂养这颗蛋需要耗费大量的生命力,所以历代虫王只能以身饲养,虫蛋破壳的时候,就是虫王的死期。

林空试探性问道“那要不你把这颗蛋还给虫王”

赫勒弥斯面无表情盯着他,不说话。

林空后知后觉明白了什么“这颗蛋是你偷回来的,不能还”

赫勒弥斯冷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林空心想那还是毁尸灭迹吧,赫勒弥斯怎么连蛋这种东西都偷,真没志向。他顺着裂缝费劲把蛋壳掰开,想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结果不小心被锋利的边缘割破了大拇指,连忙缩回了手“嘶这个蛋壳也太硬了,你到底是怎么把它踩碎的”

林空紧紧捂着手,鲜血顺着指缝下淌,有几滴不小心落在了蛋壳上,里面被白膜包裹着的东西忽然蠕动了一瞬,血痕迅速消失变浅,像是被什么东西吸收了一样。

但林空光顾着疼去了,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就连赫勒弥斯也把目光放在了林空的手上,他皱眉攥住林空的手腕,见伤口有些深,直接弹出一道薄薄的蓝色生命力附着在上面,短短几秒林空的伤口就结了痂。

林空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见状难免有些受宠若惊“生命力不是很难猎吗,你怎么给我用了”

赫勒弥斯深深看了他一眼,听不出情绪的反问道万一你死了怎么办

在赫勒弥斯的心中,这只猎物相当脆弱,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跤都能咋咋呼呼的喊半天。他见过太多动物因为伤口腐烂导致无法狩猎,或病死,或饿死,或被同族抛弃,不想林空也因为这个而死亡。

林空心想自己死了就死了呗,对赫勒弥斯又没什么损失,但不知道为什么,迎着对方固执认真的视线,这句话怎么也吐不出来,最后摸了摸鼻尖低声道“谢谢啊。”

林空有些不好意思。

赫勒弥斯却没有什么浪漫细胞,他见林空的伤口已经结痂,就重新回到了石床边打坐修炼,途经那颗虫蛋时,不知是不是为了报复,直接一脚踹到了洞穴角落,撞在石壁上发出“嘭”的一声脆响。

林空吓了一跳,他还以为那个蛋会被踢炸,但没想到只是轱辘在地上滚了一圈,然后就停住不动了,破壳的地方纹丝不动。

非要形容的话,就像一团变形的钢铁,虽然裂了缝,但绝不是轻轻一脚就可以踢碎的。

林空觉得那颗蛋有些奇怪,赫勒弥斯则视若无睹,任由它躺在角落像垃圾一样积灰。

一晃眼半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期间林空趁着太阳好,把那些处理干净的兽皮拿出去暴晒杀菌了一下,然后从部落虫族那儿借来了一些工具,把兽皮切割成合适的大小,在石床上铺得整整齐齐。

赫勒弥斯每天还是会出去狩猎,不过他会刻意带一些猎物尸体回来丢给林空,鱼也有,鸡也有,被吸成干尸的大型猎物也有。林空见状莫名有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