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雾雨>玄幻魔法>虫族之我来自远方> 226. 腐烂 以及那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26. 腐烂 以及那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1 / 4)

林空现在的处境无异于抱着一只比鳄鱼还要生猛的野生动物搏斗, 虫王为了摆脱他的钳制,一直在地上拼命打滚,厚重的尾巴狠狠甩动, 将地面砸出了数道裂痕。

赫勒弥斯和雪珀刚才被精神力震伤, 早已是强弩之末,现在有一拼之力的居然只剩下伽炎。

虫王浑身都是斑驳的血液, 红的、金的混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林空的还是它的。它就像一个被扎烂的筛子, 暴躁怒吼道伽炎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杀了他

伽炎闻言惊了一瞬, 他看了看浑身是血的林空,又看了看目光狠戾的赫勒弥斯, 似乎想出手, 但不知为什么又犹豫不决。

雪珀捂着被伽炎揍青的脸颊, 在远处艰难喊道伽炎别听它的虫王现在受了重伤,快趁机杀了它,否则我们都要死

虫王闻言目光一狠, 直接用精神力操控住了伽炎的大脑伽炎如果不想死就照我说的做

伽炎痛得脸色煞白, 他双手抱头, 狠狠揪住了自己的头发王请您放过我

虫王浑厚的声音在他脑海内震荡不休, 催促道那就快点过来杀了这只猎物

赫勒弥斯强撑着从地上起身, 想要阻拦伽炎的步伐,然而他的五脏六腑都被震伤,刚一动作就吐出了大口鲜血,又重重跌了回去,苍白的脸颊满是鲜血和泥泞。

神殿早已濒临坍塌,血红的月亮悬在树梢, 照亮了下方的一地狼藉。

赫勒弥斯、雪珀、伽炎,虫王,他们凡是接触到月光的皮肤都被腐蚀得冒出了白烟,在漫天风雪中被迫消融。

林空已经没了力气,他攥紧手中的利刃,死死捣入虫王腹部,因为天气太过寒冷,掌心和刀柄死死黏在了一起,分都分不开。

他们两个都在拼着一口气硬撑,只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一刻。

伽炎实在承受不住虫王的精神威压,只能一步步朝着林空走去,他高举锋利的右爪,目标正对着林空的后背心脏处,在所有虫惊诧的目光中狠狠刺下

“刺啦”

是利刃划破布料刺进血肉的声音,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温热腥甜的液体瞬间喷溅了出来,溅得伽炎满脸都是,导致他的视线一片血红。

赫勒弥斯见状愣了一瞬,随即目眦欲裂喊出了一个字“不”

这只猎物还不能死林空不能死

赫勒弥狼狈爬上前想要查看林空的状况,然而猩红的月光就像烈阳照耀冰雪那样飞快腐蚀着他的身体,早已寸步难行。

林空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他慢半拍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膛,那里已经被伽炎刺了个对穿,当对方拔出利爪之后,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滴滴答答顺着衣角流淌,染红了大片地面。

“”

林空无声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只冒出了一缕寒气。他脸色白得吓人,黝黑的目光却格外认真,既不喊疼,也不挣扎,而是低头死死掐住虫王的脖颈,然后活动了一下冻得青紫僵麻的指尖,顺着对方身上一个好不容易刺出来的血洞用力且缓慢地伸了进去

他在找虫王的心脏。

林空看见了,对方身体里有一团蓝光。

他的指尖探索着、搅动着,仿佛完全忘了伽炎的存在,最后终于在虫王痛苦的扭动中攥住了一团温热跳动的心脏,然后狠狠扯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虫王挣扎的身躯忽然绷直,喉间爆发出了一道堪称震耳欲聋的痛苦尖啸声,伽炎只感觉脑海中有一根弦轰然崩裂,紧接着后方的神殿忽然一阵地动山摇,整座山都在震动。

虫王被林空硬生生掏出了心脏,那是一颗纯蓝色、半透明的心脏,上面还沾着金色的血液,正一下一下地跳动着。

“砰”

虫王将林空恶狠狠抽到了远处,这次它终于成功把这只猎物甩了下来,只是却丢失了更为珍贵的东西。

我的心脏我的心脏

把我的心脏还给我还给我

虫王瞬间慌了神,疯狂朝着林空所在的方向蠕动而去,残破的身躯在地上留下了一长条狼藉的血痕。然而它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每爬一步长长的身躯都会断掉一截,到最后距离林空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它只剩下了一个头部。

还给我

那颗头颅如是说道,

我的心脏

它语罢痛苦抽搐一瞬,身躯泄力,轰然一声倒在了林空面前,僵住不动了

虫王死了。

心脏是它的力量之源,没了心脏,它不过是一团会动的腐肉罢了。

林空见状步伐踉跄一瞬,扯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笑意,紧接着身形摇晃,重重倒在了地上

人类没了心脏,也是会死的。

雪珀惊叫了一声林空

直到这个时候林空才后知后觉感受到疼,真疼啊,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疼过。林空艰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