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雾雨>其他类型>我将白玫瑰藏于身后>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成交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成交(1 / 2)

[现场怎么样?]

手机屏幕上,名井南看到了上杉真绫发来的消息。

[我听得很开心,我感觉林说得都口渴了,韩进海运的人应该很沉重。]

回复了这条消息,名井南抬起头,目视前方,敛去了嘴角的笑。

“亚欧航线也是类似的情况,受到马士基大船策略的影响,主流航运公司在亚欧航线上大量使用teu以上的船舶,而贵公司手上的最大船舶不超过teu,不具备竞争优势,市场份额持续被压缩,恢复盈利的可能性也在持续下降……前辈,我说一句难听的话,债权人已经在逼宫了吧?”

林增羡的确是不懂怎么做生意,远比不上自己的兄长,但他的身边不缺乏懂行的人,自己想可能想不出来,问别人还是能问出来的。

“我有一个消息可以提前告诉前辈,我国有两家航运公司即将合并成为一家新公司,会有多大的能量,任何一个内行人都清楚,前辈觉得以贵公司现在的状况,能够对抗这个新公司吗?能打赢新一轮价格战吗?就算打赢了,能盈利吗?”

虽然是未公开的消息,但各家都有各家的消息渠道,算不上是什么秘密,林增羡相信自己从“徐大哥”那里得到的这个消息,会是压倒赵贤珉的最后一根稻草。

“2006年,贵公司定下了那样的投资方案,这个方案并没有犯多大的错误,只是没有人知道当时的市场已经在悬崖边上了。”

收回前倾的身体,靠在椅背上,林增羡拿起面前的水杯,向赵贤珉敬了一下。

这个突然看起来很疲惫的人,是真的希望自家公司能缓过来。

但可惜的是,谁也不能逆大势而为,他们的那口气终究是缓不过来了。

停顿了片刻,赵贤珉用力抿着嘴唇,抬起指尖微微发颤的手,再一次摘下了眼镜。

对面那个年轻人说得都是对的。

而且,对方也还是留了余地了,没有把他们集团内部的混乱说出来。

再一次拿出眼镜布,认真擦了擦干干净净的眼镜片,赵贤珉身上一松劲,背部抵住了椅背。

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紧绷着端坐了许久。

去年,市场出现了强势反弹,公司的负债率从2013年的1462.5%,降到了去年年底的687%。

他原本以为,就这样下去,公司会有救的。

可是,今年市场大跌,立刻掐断了公司的脖子,如果按照现在这个状况继续下去,仅上半年的亏损就能高达3700亿。

市场上饱受打击,公司内部也已经一片狼藉。

集团担心对公司的救助会拖垮集团,为了保住集团的利益,为了把资源优先供给被集团视为基本盘的航空公司,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周里,集团决定放弃了公司的经营权,转而交给了债权人进行共同管理,这实际上就是把公司抛弃了。

“说吧,你想要做什么?”

重新戴上眼镜,赵贤珉已经管理好了表情和眼神。

“死”得再难看,他也不会在年轻人面前丢掉前辈的尊严。

“我想从贵公司这里购买5艘3000至5000标准箱的小船。”

和名井南对视一眼,两人各自点点头,林增羡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购船合同,慢慢推了过去。

“你要买小船?”

不只是赵贤珉,一直没说话的赵贤珉的随从也坐直了身体。

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资金,向其他航运公司借钱是不可能的,直接暴露了自己的致命弱点,向银行借钱也是不可能的,贷款都没有还,银行不会借。

所以,眼下的任何一笔收入都是“救命钱”,哪怕这个“命”已经救不了了。

“对,我们F.S.E会通过现金流的方式支付。”

有“现金流”这个词,林增羡相信,哪怕是毒药,对面这个赵贤珉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你一家新成立的小公司,能有多少流动资金?”

赵贤珉拿起购船合同,没有打开,而是微微屏住呼吸,紧紧盯着林增羡的眼睛。

五艘小船,可以收入接近上亿美金的现金,太让他心动了。

别的先不提,有了这笔资金,他就有信心能让公司再撑一个月,至少可以给银行还一两个月贷款的利息了。

这是他把人生最年富力强的二十年时光奉献出去的地方,他做梦都想救活家族的这家航运公司。

“我身边这位名井女士,是我们F.S.E的董事,来自三井家族。”

林增羡伸手比向身边,名井南看着赵贤珉,微微颔首。

“好,让我看看合同。”

赵贤珉双手按在膝盖上,向对面那个年轻得不能再年轻的女士欠了欠身,然后立刻打开了合同书。

赵贤珉已经顾不上思考这家不起眼的小公司居然能有那样的大财团为其背书,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拿到这笔资金。

只要能拿到手,他不介意再向名井南鞠个躬,甚至低个头。

“贵公司收款以后,可以对外发布一个公告,就说把小船卖给了F.S.E,贵公司要坚定地走大船路线,淘汰小船,开创大船时代。”

手肘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